您的位置:免费言情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猎艳江湖 > 第183章 性奴皇后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

作品:猎艳江湖 作者:天地23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龙翼分开她的双腿,短裙一下就缩到了腰部,本能的羞耻还是让金善雅闭上了眼睛,期待他势如破竹般的进入,可是没有丝毫的动静,有的只是他两手在她大腿上的游弋,强烈的带来的使她控制不住的睁眼望去。

    龙翼跪在她两腿之间,目光集中在金善雅完全暴露在他面前,此时已变得秽无比的上,看到他的目光使她全身一颤,强烈无比的羞耻心使她感到自己如同妓女一样,可是不争气的她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流出了大量的,使得原本就秽得变得更加狼藉不堪。

    金善雅变得有点神经得叫道:“不要看。”

    同时用手遮挡,他依然双手抚摸着她光滑的大腿,将目光投向她的脸说:“皇后娘娘,你感到羞耻了,其实你更喜欢被羞辱,你的潜意识里存在着承受更大羞辱的能力,只是还没有被开发出来。”

    金善雅被龙翼的话惊住了,但是道德的理智和本能的矜持还是让她脱口说道:“不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看到我在关注你湿润的沟壑幽谷你会不自觉的流出大量的?皇后娘娘,这说明你发现我在注视你的沟壑幽谷对你产生了强烈的刺激,你的潜意识里产生了激发你的内分泌,这种来自生理上的反应是你的理智无法控制的,所以你应该顺其自然的接受现实,放弃理智的控制,把压抑的情感释放出来,你会获得难以想象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龙翼一直在凝视着她坏笑道。

    金善雅内心还是认可龙翼说的,但多年的道德教育压抑的东西要一下放开还是有相当的阻碍,“可是我无法一下子就接受这样充满色情的注视,那毕竟是一个女人最隐秘的地方,我内心的羞耻还是无法让她一下就接受这样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她内心痛苦的挣扎着,理智不断的压抑着升腾的,而的火却在燃烧已经变得微小的理智,理智在保持自己的缩小,就像一团团紧的纸,越到中间越不易燃烧。

    “你自恃雍容高贵,而且你非常聪明且知性,因此你需要帮助,帮助你打开压抑你的枷锁,用强迫的手段来解开你多年被禁锢、自我封闭起来的动物原欲,你的手会不自觉的去遮挡,那我就要把它固定起来,你会接受吗?”

    龙翼温情且不可抗拒的说。

    金善雅点头同意了,他起身取来了几把翠绿色的绳子,她一下兴奋起来,这种颜色已经从他给她的睡裙上证实了,非常适合她奶油色的肤色。

    她在他的要求下脱去睡裙,双手背到后面,他熟练的将她的双手捆住,然后用多余的绳子在她的上下绕了几圈,最后和捆着手的绳子相连,他将她推倒在床上,双手被压在身下产生了扭曲的疼痛。

    龙翼用手轻抚被绳子上下挤的更突的,从上传来异样的感觉,他要她将弯曲并拢的双腿打开,她看着他那摄魂的目光,强迫自己克服突然变得强烈的羞耻感。在龙翼对的打击强迫下,慢慢的将腿打开到足以让他一览无余她狼藉不堪的沟壑幽谷时,金善雅再次将双腿并了起来,因为打开时她感到了轻度的麻痹感,有流出。

    龙翼见状一边拿起另一根绳子,一边说:“看来你的双腿太不听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将她的小腿绑在大腿上,在膝盖处用绳子拉向后面,使她的双腿无法并拢,捆绑好了之后,用手掌不轻不重的拍打了几下白嫩的臀肉说:“现在朕要认真的,任意的兴赏你的沟壑幽谷,怎么样?皇后娘娘,愿意让朕这个主人观赏吗?”

    龙翼的话强烈的冲击着她,他的话就如同在原本燃烧的上浇了一勺油,轰的一下就将那团紧的纸燃烧掉了,金善雅内心无法控制自己快要崩溃的,自虐的说:“愿意,我受不了了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龙翼好整以暇地慢慢地将绳子和红线调到了适中的松紧,打上了结,退了几步,得意地看着床榻上的成果,一丝不挂的金善雅被他缚在床榻上,双手双脚都被绑在床背和床脚上,动弹不得,尤其是这缚法精巧之至,全没掩住娇艳的春光,反而由于麻绳从乳下环绕而过,绳子一拉紧后,贲张的被挤得更加挺了出来,再加上金善雅双腿分开捆着,股间那丛娇媚的乌黑完全展现,再无一丝一毫的遗漏,整个人看来更是诱惑力倍增。

    羞的抬不起透着苹果红色的脸蛋儿,金善雅整个人都滚热了,她从没这么样被人欣赏过,尤其是就算不看他,金善雅也能明显的感觉到,龙翼此时看着她的灼灼眼光,正恣无忌惮地盯着她胀鼓浑圆,因绑缚以致血液全涌了上来,涨的殷红热情的双乳,眼中几乎要发出了红丝,贪婪得就像是要花上好多心力,才能强忍着将那红润涨硬的嫩嫩,拿在手心中揉弄的冲动。

    龙翼看着金善雅无助的扭动,伸出手来极为技巧的玩弄着她湿滑充血的花瓣,不时的分开让甬道口暴露出来,她立刻感到流动的液体,流过紧缩的带来的异样的和感受,自己就如同一条待宰的鱼,只有嘴和起伏的腹部在动。

    龙翼的羞辱没有停止,有意无意的用手指刮起她流出的的,滑过时手指明显的揉动一下菊花状,紧缩的的,令她触电般的叫了起来,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龙翼将挑在指尖的液体靠近她的面前,烛光下晶亮的液体散发出酸酸的味道,她被麻醉了一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

    龙翼的手指在发硬敏感的上涂上那的后,将手指一点点的侵入她的体内,他的眼睛一直在注视她,她无法回避,因为她闭上眼睛,他会用手掌拍打湿滑无比的沟壑幽谷,给金善雅带来心跳加快的难以言述的感觉。

    龙翼那有如烈火一般的眼光,慢慢顺着金善雅优美的曲线移动,慢慢移上了金善雅乌光柔润可比得上秀发的,金善雅真的不知要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金善雅芳心忐忑,或许这肢体受缚、完全无法挣脱的情况下,龙翼才能发挥他那魔本性,那无情地挑逗、玩女子胴体的高明处,但身受其乐的金善雅,心中却也有些微微的不安。但金善雅可一点也没有想到,一旦自己赤裸受缚,被他绑在床榻上,任他浏览赏玩之时,竟是如此羞人的感觉,她根本就不敢迎上龙翼那灼热的、像是要烧化自己的眼光,偏偏在这情形下,身体的感觉更加灵敏,让她一点不留地感觉到、接收到他的欲。

    一想到待会儿的自己,想到到时候自己会被搞成什么样儿,金善雅只觉身子慢慢濡湿,轻沁的香汗柔顺地滑在透着娇艳酡红的肌肤上头。

    加上龙翼的手方才温柔地探入她未启的幽径,将细细的红绳套在金善雅幽径口处的上,还在绳上打了结,若有似无地刺激着金善雅好久未被男人侵犯过、犹然新鲜甜美的小唇,本就叫她心动,现在在他的眼光刺激之下,金善雅只觉自己已湿透了,幽径之中春泉汨汨跃动,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,想要被他侵犯、被他占有、被他得到,那快感令金善雅忍不住想要大声叫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金善雅羞不可抑,偏又热情如火,直欲爆发的诱人模样,听着她压抑着的娇呓,龙翼承受这双重的美艳感官刺激,只觉前所未有的挺硬,真想要就此冲入她,让金善雅得到满足,让她承受那持续良久,足以令金善雅融化、将她带入仙境的美妙,直到她软瘫、慵弱地倒下来为止。

    一想到为了他,金善雅放下了身段,放掉了自己高雅如仙的气质,让他饱览她纵情的娇野放任,美人恩泽怎易消受?他又岂起得了狂欢纵欲之心?

    难以想像的快感从传来,金善雅不由得高叫了起来,什么矜持、什么内敛都抵不过被他吸啜时,那电流一般瞬间流过全身的快意,比之任何手段更快地引发了金善雅蠢蠢欲动的。

    不该这么快动情的,金善雅火花乱闪的脑中想着,她是怎么了?难道这种被绑缚的情形之下,更能让金善雅享受到的美妙吗?其实是也不是,此时的金善雅完全无法转移注意力,满脑子都是将要被龙翼占有、被龙翼下接收的景象,加上自己正赤裸裸、全无防备地在他眼前,那将要被侵犯的自觉,才是最强力的春药;更何况在这巧妙的束缚之下,金善雅的被整个束着,贲张的血液全涌了进去,映着鲜美艳丽的红润色泽,贲张的血脉使金善雅更为敏感,如此种种凑合之下,金善雅焉有不意乱情迷之理?

    “把头抬起来,好吗,皇后娘娘?让朕看看你的脸蛋儿,你好美、好像下凡的仙子一样,朕要尽情地玩你、逗你、解放你的每一寸肌肤,把你的心、你的人完全得到手上,让皇后娘娘在之中,知道床事是多么棒,教你以后夜夜都想和我上床寻欢,直到永远。”

    龙翼喘息着,慢慢松开金善雅迷人弹跳的双乳,舌尖轻巧的舔舐着,无比温柔地向上滑去,从金善雅酡红的脸颊上溜过,直抵她小巧的耳垂,若有似无地挑动着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主人……你弄得……弄得人家舒服透了……妾身……嗯……整个都是你的……是你的私产……是你的玩物……是你床笫间的战利品……妾身反抗不了……要被你纵情玩弄了……你就行行好心……把妾身……把人家变成女人吧……别……别再逗人家了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金善雅柔顺地抬起了嫣红的脸颊,娇慵地舔吸着他的手指头,就好像刚才为他一般,而她那最易动情的耳根子,早已在他的啜吮之下彻底软化。

    像海啸一般,强猛地吞下了她,冲的金善雅飘飘欲仙,降服的咸湿言语不断飞出了她甜美的檀口,她的樱唇和耳珠,都被龙翼逗的热乎乎的;更何况龙翼的另一只手,正时轻时重地挑玩着她纤细的樱桃儿,掌心还温柔地包覆在她柔软的上,将一股股热力的气息传入,金善雅很快就惊喜地发觉了,自己的身体变得动情浪荡,幽径之内水花四溅,甜蜜而想要被充实的冲动已鼓胀了幽径内外。

    “好主人……你要了妾身吧……哎呀……你拧的好重……唔……不要……千万不要松手……再……再重一点……妾身的是你的……尽情地捏拧吧……妾身要化了……主人……妾身舒服透了……只差被你……被你占有……被你彻底变成你的女人……妾身爽昏了……妾身爱死了的主人……快来妾身身上……快妾身……啊……你的手……呜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金善雅甜美的呻吟,龙翼也已经有些忍不住了,但他也很明白,金善雅虽已情热无比,这良田只待他的开发和采撷,但在如此诱人的挑逗之下,庞然大物比起以往来都只有更加的粗长强壮,若不先以手和口将金善雅玩得神魂飘荡,真的开了她的幽径时,金善雅保证是吃不消的。

    龙翼改变了手法,被金善雅舔的手指头儿轻巧地滑溜了出来,缓滑而下,轻挑慢捻之中,带着金善雅香甜口气的手,已箍住了金善雅另一边,抚的她的白玉软滑不住地抖颤着,带着湿气的手比之以前更能诱发她的内涵。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快活又出现了,金善雅娇媚的喘息声却堵在喉中,她迷乱地近上了龙翼的强吻,享受着被他侵入口中,尽情舔吸她淡雅口气的醉人。

    至于龙翼的另一只手呢?那可就有得忙了,在金善雅香肩上一阵搓揉,让她全身都酥麻下来之后,慢慢地以极为轻柔的动作移动着,避过了绳缚之处,缓缓而下,顺着金善雅一丝赘肉也无、平滑纤细的,又轻又慢地溜流而下,火热的掌心终于贴上了金善雅泛着粉红的肌肤,缓慢温柔地探索着,轻轻地拨开了乌润微湿的草丛,指尖轻搦着她湿润的内外小唇。

    金善雅颤抖地欢叫出来,声音发着快乐的颤舞动着,被龙翼的嘴紧噙的纤指上同时传来了一点点微微的疼痛,却是那么舒服。虽说他的手没有侵入幽径去,但指头却勾住了轻套着的红线,轻扯之下束了起来,最敏感的也被指头儿擦上了,微痛和快感强烈地混合,登时涌出了一团火来,烧的金善雅身子直颤,娇吟不已,还有还有,那红线中打着小结,就浸在金善雅水滑潺潺的幽径之内,在轻扯之下不断游移,摩挲着金善雅嫩比水纹的玉肌,轻柔处比之龙翼的手,更有一番乐感。

    金善雅哭了出来,快活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倾泄而出,龙翼又变了花样,这一次他的嘴移了下去,温柔地吻上了幽径口处敏感无比的小唇儿,舌尖灵巧地滑动着,在这轻舐之下不住贲张。

    金善雅似已魂飞天外,茫酥酥的叫喘声不断传出,一声比一声更柔媚,因为龙翼不只是舔她,还用舌尖为她解缚,灵巧地褪去套着的红线,不断的啜动让金善雅陷入了茫然的仙境,她玉腿勉力夹着龙翼的头,却不是要阻止他,而是不断地点醒他,他的舌头正吸啜着金善雅最敏感的地方,那吸吮正把她玩弄的无法自拔,再一下,只要再一下,金善雅就是他的人了。

    金善雅的舌尖也没闲着,龙翼的手已经伸入了她口中,不是那抚爱着她的手,而是方才沾着她幽径中汨汨流泉的手指,即便有些不愿,金善雅此时也没法儿了,她温柔地舔吸着,那香甜竟不比她的樱唇逊色,金善雅这才知道,他为何要在她留连这么久,那处的温馨甜蜜,确令人忘怀。

    等到龙翼解去了幽径上的红绳,金善雅早达到,她软绵绵地瘫在椅上,一副任君享受的慵媚样儿,解去了她身上的麻绳,龙翼爱怜地将慵弱的佳人抱到床上,温柔地吮吸着金善雅身上的红痕,金善雅此时才发现麻绳磨擦处那擦伤的疼痛,在他的怜惜下竟是如此甜蜜美妙。

    龙翼手扶那完全的庞然大物,用光滑的龙头摩擦着她火热无比、狼藉不堪的,甬道口和花瓣敏感忠实的将快感,以及甬道深处的传递给她,她的心跳无级的加速着,期待着他有力的,甚至自虐般的期待给她带来第一次时那种撕裂的痛楚。

    龙翼还在自得其乐的摩擦着,金善雅急得无法可施,那种期待的心痒令她痛苦无比,突然灵光一现,她明白他是在等待她对他的恳求,她没有片刻的犹豫说:“皇上,我受不了了,请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龙翼笑笑说:“称呼呢?还有给你什么?”

    金善雅一下子感到了极大的羞辱,但不争气的反而更加兴奋,她看着他的眼神,仿佛被催眠了一样的张嘴叫了出来:“主人,请疼爱爱奴吧。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她能想到最无耻和下贱的请求了。

    龙翼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,猛地一下贯穿了她的甬道,一股强烈无比的疼痛令金善雅惨叫出来,那撕裂的感觉比夫君天皇陛下第一次进入时强烈百倍,他没有继续,而是趴在她身上,扶着她的双肩极其温柔的说:“皇后娘娘,虽然不很满意,但第一次你做的已经非常出色了,朕会好好的疼爱你。”

    金善雅被他的话感动了,不知是因疼还是感动,还是背叛夫君高丽王的负疚感,泪水从她的眼睛里流了出来,龙翼一边象一个体贴的夫君一般亲吻着她流泪的双眼,一边用的微微扭动让她适应他粗大的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看金善雅已是如此放纵,眉宇之间满是诱人的娇柔媚意,原已有些难挨的龙翼却不心急,他的手指头轻轻地在幽径口上滑动,带着她泉水汨汨奔流而下,指尖儿又暖又湿,直到已然确定,金善雅的幽径口正急喘喘地缩张起来,期待着他火热的侵犯时,龙翼才把手移到了她圆胀紧挺的臀上,带着她向上一挪,火红发烫的巨庞然大物顺着水流滑上继续深入,在金善雅声声娇弱的轻喘呻吟之中,将她的胴体给贯满了,被满满地充实了的成熟美妇,有如酥了一般,软绵绵地紧缠着他。她双手被固定着,有一种被的感觉,但更多的是红杏出墙那种偷情的愉悦,她一边也尽可能的蠕动配合他,一边说:“主人,我想抱你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正面回答她,而是用他那坚硬有力的庞然大物快速粗暴的在甬道内穿刺。听着金善雅满足的娇哼,龙翼温柔地推送着,慢慢地前进,直至全根而入,金善雅仍是那般的窄紧,柔软的肌肤紧紧熨贴着他最火烫的部份,那舒服真叫人心也要酥了,尤其是金善雅竟主动抬起了腰,配合着他的动作,让龙翼能插的更深,那娇弱的媚态,光是看着都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“唔”的一声,金善雅感觉到了,龙翼的庞然大物已彻底滑入了她,幽径之中登时涨的满满的,那充实感的确美妙无比,虽难免有些微微地、被撑开的裂疼感觉,比起快感来却根本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慢慢的,金善雅心花怒放,随着他火热的熨烫,那灼人的痛楚,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无踪,只余充实和酥麻感留在身上,整个人都像麻了一般,软绵绵的,龙翼紧紧地抵在她体内,一直没有开始动作,只是无比温柔地吻着她、抚摸她,让金善雅紧紧地夹住他,享受那柔嫩肌肤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主人……你动一动吧……”

    金善雅巧笑嫣然,纤手轻轻按在他背上,娇柔的语音犹如花瓣一般的绵滑,“爱奴……爱奴可以了……不过你真的好大…………又……又……弄的爱奴浑身酥麻了……你可要轻点儿……免得把爱奴玩疯了……以后不好见你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爱奴要朕怎么动呢?”

    龙翼坏笑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好坏啊……”

    金善雅轻咬了他肩口一下,羞的抬不起头来,龙翼只觉胸前一股娇弱的火正在燃烧,“都把爱奴逗成这模样了……还在使坏,你可是有经验的,要怎么玩弄爱奴的身子……哪要爱奴说啊?爱奴把一切都交给你了,你偏偏……”

    “爱奴别生气,朕保证让你气不出来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龙翼扶着她的腰,原本才刚突破了她身子的庞然大物再向内进,他的粗长这才显现出来,虽说龙翼已是极尽所能的温柔了,虽说金善雅已被逗的波涛汹涌,湿滑无比,但他缓慢的侵略仍让金善雅深吸了几口气,才慢慢撑下。

    等到龙翼全根而入的时候,金善雅已是花容失色、气若游丝,只觉那火热似已突入了她的五脏六腑,顶入了她心窝之内,那粗壮将她柔弱的身子整个撑开,让她全身上下都开放了,虽说算不上痛苦难耐,不过也颇吃不消。

    她被这状态吓坏了,强烈的撕裂感带来的疼痛令她惨叫,他停了下来,又开始扭动,她缓过一口气,娇喘吁吁的呻吟道:“疼啊……”

    但从内心讲他那凶猛的抽动给她带来的不只是疼痛,还有夫君天皇陛下不能给她的快感和潜意识期待被征服的满足。

    “爱奴,还疼痛吗?”

    龙翼显然是理解她的发问,也知道她完全明白那凶狠的抽动是对她的惩罚,她心里明白了,他是要让她时刻处在的角色里,她想拒绝这种关系,希望他能象情人一样的爱她。

    金善雅很快就说服了自己接受他的方式和他要求的这种关系,说服自己后一切都放松了,生理的需要也完全释放出来,疼痛也不再是不能忍受,快感慢慢的取代了痛感,她的眼神变得对他充满了兴赏和依恋,在他耳边呢喃道:“主人我错了,要惩罚就来吧,我想抱着主人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些自己都有点意外,但感觉很轻松,认错是突然的一个念头,目的是为了使他高兴,金善雅开始更多的在意龙翼是否快乐。

    龙翼将金善雅抱了起来,他坐在床上,让她跪骑在他的腿上,一边帮她解开身上的绳子,一边亲吻着她说:“相信你会记住的,下次再忘了惩罚可是会很严厉的,不过我真的希望你犯错,这样我就可以惩罚你了。”

    金善雅双手一解放顾不上发麻便急不可待的抱住龙翼的头,有点花痴样的狂吻着他,他的双手半抱半捧着她自信的,开始上下的让她的身体起伏,她也已经适应了他粗大的庞然大物,每一次坐到底都会感到被顶入腹腔的酥麻,她自主的开始加快速度,双臂架在他肩上,借力使自己能自如的套着他一柱擎天的庞然大物滑动,极度湿润的不时会传出那种“叽咕”的声音,每次气体从甬道中被挤出,她就会感到他火烫的庞然大物给她的充实感。

    龙翼低下头含住金善雅的一个,另一个随着上下的波动不停地在他脸上摩擦,坚硬的须根给她带来麻麻的刺痛,她被逐渐聚集起来的快感送到了的边缘。

    金善雅再次加快了速度和的行程,每一次都深深的坐到底,感受他坚硬的龙头撞击的冲击,那种感觉令她心跳加快,她已经开始急促的喘息,下意识的用力收缩自己的甬道,感受更加充实的快乐。

    龙翼经验老到的感觉到金善雅的状态,将含着的改为用牙齿咬住,也不再随着她的起伏而用头配合,他叼着她的,让她在上下起伏间自主的拉拽着娇嫩的,立刻她就感到在疼痛中减缓了行程和速度。

    龙翼双手用力的抬起她的放下,金善雅意识到他是要她保持快速的节奏和行程,减缓后快感顿减,这也使得她开始自虐般的拉拽娇嫩的,目的是获得甬道内那种一波波的快感。

    金善雅感觉自己浑身发烫,快感将她推向,从腰间命门传出的信息越来越强烈,全身的感受变得异常的敏感,就在这时她最隐秘羞耻的器官——菊花,被他用手指按住了,这个刺激就像开关一样,一下打开了,她敏感的身体变得麻痹了,只有那摄魂夺魄的、令全身舒泰轻松的占有了她所有的思维,她接近疯狂的在他的帮助下起伏,无视被极度拉拽带了的疼痛,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延长这人生以来第一次获得的、感觉如此强烈和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龙翼下一下用手臂箍住金善雅的腰,将她尽可能的按到最低,让她无法动作,他用有力的腹肌驱动粗大的庞然大物,使龙头几乎顶入了蠕动起来,她的被他延续了,有力的顶撞和摩擦,使她的全身酥麻无力,心跳仿佛要从嘴里出来一般,一股舒服无比的感觉令她昏厥。

    耳边有一个女声在叫:“主人,太好了,我爱你,我要做你的好奴隶,啊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金善雅几乎失意的时候,龙翼翻身将她放躺在床上,这个过程让她感到了腾云驾雾的晕眩,一种失重的感觉,她的身子落在床上,意识也恢复了。

    龙翼伏在金善雅身上,宽大的胸脯压扁了她原本坚挺的,他双手紧紧的扣住她因出汗而有点腻滑的,快速的、象汽锤一般用力的撞击着她的耻骨,如铁般坚硬的庞然大物在她的甬道里,以快的令她吃惊的速度做着蹂躏她甬道的运动。

    金善雅被龙翼几乎疯狂的抽动所惊呆,没有想到他有如此好的体魄,在这方面夫君高丽王简直无法和他相比,他丰富的经验能使她获得无法言述的快感,此时龙翼快速猛烈的运动,完全将她征服在他的,一股奴性在她体内滚动。

    龙翼带给她的感觉太奇妙了,甬道变得火热发烫,全身不由随着他绷紧,心随着他每一次撞击都会加快跳动的速度,他浓密的每一次撞击耻骨时,接触到她的珍珠花蒂都仿佛放电般的令她麻醉。

    很快金善雅在龙翼快速的冲击下感受到了有生以来连续的,她感到她要死了一般,浑身酥麻的仿佛被抽了筋,全身变得无力,只有荡的甬道控制着她的思维,她明白自己已经完全屈服在他的方式下,所有的矜持和高傲雍容高贵在他面前都会消失。

    金善雅内心无比冲动的想告诉他,她是他的,他将拥有她的一切,包括她的思想,一股为了获得他欢欣的冲动,使她鼓起力量将送入他的口中,一只手在根部捏紧,一只手搂着他的头说:“主人,咬我。”

    钻心的疼痛使她失去了意识,在这之前那种疼痛令她的甬道产生了痉挛,龙翼温柔地拥着她香汗轻泛的身子,贪婪地嗅着金善雅如兰似麝的幽幽香氛,轻巧温柔地和她调情,慢慢地等待金善雅再起的那一刻,等到那一刻到来,才是他大逞雄威的时节。

    唔……好……好大,又好热,金善雅温柔地忍受着,光只是看着已叫她心惊,没想到真的让他进来体内,竟会撑的如此充实满足,几乎连一寸空隙也没有,直直截截地顶入了里。其实并没有那么痛苦难耐,金善雅也知道,只是她是头一遭,难免有些紧张,身子也绷的紧了些,她放松了身子,承受着龙翼那时轻时重、威力万钧的手法,火热的情怀慢慢又回到了身上来。

    幽径深处那透骨的酥酸感,让金善雅忍不住嗯哼出来,龙翼这才扶住了她臀上,轻轻将她微抬起来,好更适切彼此的体位,金善雅这才发觉,幽径中的潺潺泉水,不知何时已涌了出来,染的两人交接处一片湿滑,而她的胴体正顺着那火热,慢慢地扭摇着,羞的她红透了耳根,偏又忍不住要迎合那无比的愉悦,身子已本能地动作起来了。

    温存了这么久,你可终于承受得了了吗?龙翼暗地里松了口气,一面亲吻得金善雅迷迷茫茫,乐的不知人间何处;一面开始轻抽缓插,让勃发的热力下下抵住她敏感的。

    【 为您提供猎艳江湖全文免费阅读!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,看书更方便。】

小说猎艳江湖 最新章节 第183章 性奴皇后网址:http://www.mtninteriordesigns.com/61/61316/23565801.html

推荐阅读: 爱你怎么说 从漫威开始破坏 仙韵传 荒村女儿国 邪脉 重生之都市修仙 豪门殇Ⅰ前夫请签字! 都市美艳后宫 少年药王 超级学神